你的位置: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都市生活 > 第一豪婿
第一豪婿林陽許蘇晴小說全文閱讀 第一豪婿精彩章節

第一豪婿鬼上身

主角:林陽許蘇晴
精品小說《第一豪婿》是鬼上身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逆襲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林陽許蘇晴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做了三年上門女婿,所有人都以為能將我踩在腳下。這一天,為了她,我要傾覆整個世界......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9-11-19 14:30:56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別墅內的氣氛都凝固了,眾人的目光也都順著畫作,死死盯著落款處。

——唐伯虎·著

在場的有不少聰明人,明眼的人立馬就看出了端倪。

“你......你胡說八道......爺爺那么喜歡古董收藏,我......我怎么可能拿贗品來糊弄他......”

被當眾揭穿,許家豪的臉上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慌亂,雖然他立馬出聲辯駁,但是支支吾吾的樣子,多多少少還是讓人覺得他心虛了。

許蘇晴想趁機讓眾人對林陽改觀,趕緊說道:“爺爺,還好林陽辨別出來了。”

哼!

就在這時,許家老爺子許震云發出一聲冷哼。

周圍噤若寒蟬,任誰都能聽出許家老爺子的不悅。

這一哼,也讓許家豪,再次慌了。

因為這幅畫確實如林陽所說,是他從二手市場淘回來的贗品,他知道許震云對古玩一知半解,買個贗品,既能討好許震云,又能借口從公司里挪一筆錢到他自己的腰包。

本想借此打壓許國華一家,當眾貶低刁難讓林陽難堪,但沒想到竟然反被識破了!

周圍那些審視的目光,更是如芒在背,讓許家豪手心冒汗。

而許家豪父母更是心驚膽戰,他們一家好不容易才討得老爺子歡心,萬一這畫作真的是拙劣贗品,讓老爺子臉色難堪了,那他們一家肯定是要遭殃的,說不準繼承人都得更換!

許蘇晴看向身前的林陽,心想著這個人盡皆知的廢物,似乎也沒有真正的那么不堪,這次老爺子應該對他有所改觀,只要他能夠繼續積極向上,往后的日子里,也不是不能對他好點。

許家豪內心無比煎熬,猶如斷頭臺上的死囚,在等待最終的裁決。

不過,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很快就鎮定下來,咬牙說道:

“許蘇晴,你別血口噴人!”

許家豪瞪了許蘇晴一眼,轉頭怒斥林陽:“他嗎得一個臭窮比能懂什么,膽敢信口雌黃,誣蔑我送爺爺的畫是拙劣贗品!”

“這可是唐伯虎真跡,他一個山門廢婿不懂,你許蘇晴也跟著瞎起哄,難不成還以為爺爺他老人家也不懂么?”

他扭頭看向許震云,直接把林陽的矛頭,指向了許震云。

剛才許震云可是親口說這是唐伯虎的真跡,雖說林陽是在質疑許家豪,但如果林陽說對了,也就說明許震云根本不懂畫。

向來以藝術大師自居的許震云,當然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。

許震云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,接下來說的話,更是對原本抱著希望的許蘇晴,當頭一棒。

“這畫的真假我豈能看不出來,用得著你在這兒指指點點?”許震云起身,瞪著林陽喝道。

“爺爺,剛剛隔得遠,光線很容易影響判斷,要不您......”

“住口!老夫又沒瞎,你一個入贅到我許家的廢物,誰不知你就是個吃軟飯的,現在竟然還敢自以為是地在這兒點評唐伯虎的畫作?”

許震云并沒有直說這畫的真假,雖然他堅信林陽是在胡言亂語,根本不懂畫,但唐伯虎的畫確實很少用“唐伯虎”三字落款,他一時間心里也沒底。

但不過不管這畫是真是假,林陽這個入贅到許家的外人,膽敢站出來質疑,就是對他威嚴的一種挑釁,絕不能姑息。

許家眾人見許震云發火,紛紛對林陽投去幸災樂禍的目光。

“腦子進水么?老爺子都說是真跡了,你屁都不懂的人,在這裝什么逼呢?”

“他這種身份來參加家宴,老爺子沒趕他走就夠仁慈了,沒想到竟敢在這大放厥詞,真是不知好歹。”

“國華,看看你的好女婿,一個入贅來的人,竟然還敢這么不識好歹,把爸氣成這樣,你得好好管教管教他了。”

許國華滿臉尷尬,他也沒想到林陽會突然站出來質疑這幅畫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。

宋婉月幾乎快要被林陽給氣炸了,許震云本來對他家就不怎么看中,經過林陽這么一弄,以后恐怕在分家產上,更難分到什么好處了。

她趕緊走到許震云面前,滿臉歉意道:“爸,是我們沒管教好林陽,讓您生氣了,您別和一個廢物過不去,我這就讓他滾出去。”

說完,她便轉身指著林陽的鼻子,大聲道:“你趕緊給我滾出去,別在這兒丟人現眼!”

林陽望著眾人,攥緊了拳頭,嘴角更是露出苦笑。

不是沒人看不出是非黑白,只不過大家都不愿意承認罷了。

畢竟在場的都是許家人,而他只不過是一個入贅的廢物女婿,就算說的是真的,那又有什么用呢?

眾人的態度讓許家豪舒心,果然大家還是疼自己的,就算爺爺知道畫是假的,也不愿意拆穿自己。

他臉上露出一個冷笑,走到林陽面前,居高臨下:

“就這么讓他滾出去也太便宜他了,今天必須讓他道歉!”

“對,必須道歉,哪有污蔑人不道歉的道理。”

“讓他道歉,讓他知道,在許家,還沒他說話的份兒。”

眾人紛紛附喝。

林陽只感覺自己身體當中氣血翻涌,呼吸都變得粗重了一些。

宋婉月盯著林陽,尖銳道:“你是聾了么?還不趕緊跟家豪道歉,不然你以后就別想進許家別墅的門了。”

“不用跟我道歉,他氣的是我爺爺,應該給我爺爺道歉。”許家豪冷笑道。

林陽依舊不為所動,自己并沒做錯,何須道歉。

“爺爺,也許林陽沒有胡說,那副畫萬一是贗品呢,傳出去豈不是貽笑大方?我覺得可以請一位鑒寶師來鑒定一下。”

許蘇晴咬牙上前,先給老爺子行了個禮,她跟林陽雖然有名無實,可終究是夫妻,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。

“放肆!”

而在此時,老爺子猛地一拍桌子,一道悶響的聲響擴散在大廳,直扣人心。

“我許家歷經劫難,才得以有此基業,所幸子孫后輩皆是人中龍鳳,可唯獨......”

“到了你們這一家,國華無用也就罷了,偏偏還有一個更加廢物的上門女婿。”

“如今,就連你這個孫女都學會忤逆了,你們真是太讓我失望了。”

老爺子俯視許蘇晴一家,眼底透著一股厭惡的神色,搖了搖頭。

在他看來,許蘇晴這一家,徹底無藥可救了。

而不少人心中,更是樂開了花,因為這意味著他們一家,接下來更難分到資源,日子會更加一天不如一天。

宋婉月立馬急了,厲聲怒斥:

“死丫頭,就為了這個廢物幾句胡話,還敢讓老爺子給你找個鑒寶師,你真是反了!”

“還有你個廢物,你自己想死別拉上蘇晴,別拉上我們家啊!還不趕緊給老爺子道歉!”

林陽看著宋婉月,并沒有任何動作。

“不道歉是吧,哎呀,真是反了!”

這時,道道譴責聲再次響起:

“許蘇晴,林陽,你們愣著干嘛,還不趕緊道歉!”

“我們許家有這么一脈,真是家門不幸啊!”

“我看也不用道歉了,按照族規,膽敢以下犯上者,需要接受丈罰制裁!”

“我看丈罰都不用,直接驅逐出家族算了,反正他們一脈,對家族的貢獻本就不高,留著也是蛀蟲。”

......

事情愈演愈烈,甚至是已經失控了,今天不給個交代恐怕是不行。

走到了林陽面前,她的一雙眼睛已經紅了,俏麗的臉蛋上滿是無奈。

許蘇晴提高了聲音,問道:“今天來的時候我是不是跟你說不要亂說話?”?

林陽點了點頭,之后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
許蘇晴顫抖著抬起手。

啪!

一個清脆響亮的耳光,結實的扇在林陽臉上。

許蘇晴紅著眼睛,幾乎咬破嘴唇:“林陽,道歉!”

由于許蘇晴用力過猛的原因,林陽臉上浮現一個通紅的巴掌印,散開時,臉上熱辣辣的疼痛。

林陽呼吸一窒,一股火氣自胸腔騰起,可轉頭看到許蘇晴委屈落淚的樣子,攥起的拳頭又放下了。

如果不是因為自己,她又怎會受委屈呢?

這幾年來,自己背負著人盡皆知的罵名,所受的屈辱她更是一并承擔。

這種折磨,對自己來說是一場劫難,而對她來說更是無妄之災。

本就是妻憑夫貴,一損俱損,自己又有什么理由發火呢?

況且,當年林家巨變,他落魄至江城,還是許家老太太收留的他。

雖說許家老太是因為他的真實身份,才動了讓他入贅的心思。

但無論如何,做人不能忘本。

拳頭節骨捏得咔咔作響,林陽深吸口氣,走到許震云面前,低下頭道:“對不起。”

許震云冷哼一聲,甩了甩手,開口道:“哼,以后不懂就謹言慎行別亂說,省的出去給我許家丟人。”

說完,他便轉身走了。

眾人都附和著許震云的話指責起林陽,順帶還把宋婉月三人一塊數落了一遍。

宋婉月和許國華見林陽道歉,也都是松了一口氣,不過對林陽的不滿依舊沒有消退,反而因為眾人的指責,更加痛恨林陽了。

許家豪泛起冷笑,在林陽身旁輕語:“看見了沒?是非對錯已經不重要,在這個社會上,看重的是關系,是人脈,而你永遠都是一個不可能得到別人承認的廢物,就算你說的是真理,是真話,又能如何?人們永遠只看利益,而你,是一文不值的垃圾,根本無利可圖。”

“是狗,就老老實實的吃屎,而作為一個廢物,我奉勸你一句,還是安心吃你的軟飯吧,否則的話,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!”

許家豪眼中閃過一道寒芒。說完轉身離開,去陪許震云了。

“以后家宴,還是不要帶林陽來了。”許國華嘆了口氣。

“豈止家宴,我看就該讓晴兒跟他離婚,省的拖垮我們家。”宋婉月恨恨的抱怨道。

林陽沒有在意兩個人的話,而是看向了許蘇晴。

“這一巴掌,我......”許蘇晴咬著嘴唇,眼淚已經開始打轉,若不是強忍著,恐怕早已經哭出聲音來了。

“我明白,對不起,是我沒做到答應你的事情,讓你丟人了。”林陽的聲音低沉。

許蘇晴深吸了一口氣,開口說:“你不用跟我道歉,林陽,你來我家也有幾年了,我知道你對我并沒有什么壞心思,但是......”

“你能不能別這么窩囊,你能不能像個真正的男人一樣!”

“最起碼,不要讓我也覺得你是一個廢物!”

聽到許蘇晴這話,林陽心神猛地一顫,雙手緊緊的捏著拳頭,以至指甲都陷入了掌心。

他確實隱忍太久了,而如今時機已到,也是時候做出一些改變了!

“如果你想要我改變,那從今天起,我愿意為你而改變!”

望著許蘇晴清瘦單薄的身影,林陽目光堅定,擲地有聲。

“希望如此吧,不過你也別太高看自己,畢竟你也不是越王勾踐,更不可能存在什么隱忍圖強。”

許蘇晴落寞轉身,淚水卻決堤而出,心頭更是泛起苦澀。

之前林陽擋在她身前那陽剛的一幕,讓她心神恍惚,差點以為林陽變了。

內心更是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感覺,期待著這個男人能有所改變。

只不過,這一切,真的可能嗎?

晚宴時間,許家眾人齊聚一堂,位置區分高低貴賤。

許國華一家地位最低,今天又出林陽這事,所以他們被安排在了臨時搭建的角落。

這個的地方,比許家清潔工的位置,還要差勁。

許國華一家著低頭,一股恥辱之感,在心中縈繞。

而周圍眾人投來的無數道戲謔目光,更是如萬箭穿心,讓他們恨不得起身離開。

晚宴開始,許震云坐在主位,與其他幾脈的人有說有笑。

而許國華一家坐在下面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,林陽跟許蘇晴就像是被遺忘的人一樣。

只不過,輪到許家豪發話時,他總要貶低林陽一番,其他人紛紛附喝。

“老爺子,我們這次來,也準備了禮物,雖然比不上家豪的唐伯虎真跡,不過也算是一點心意了,希望老爺子笑納。我家婉兒也長大了,老爺子如果有什么如意郎君,可得為婉兒想著點,我可不想讓婉兒跟蘇晴一樣,嫁個廢物。”

一個中年女人笑著開口,接著給許震云遞過去一個禮盒。

坐在她邊上的是一個青春靚麗的女孩,此女名為許婉兒,是許蘇晴二伯的女兒。

整個許家,許婉兒的姿色算是上等,但比其許蘇晴卻差遠了。

“說的對啊,可千萬別再讓許家來一個廢物了。老爺子,我也給你準備了禮物,我家瑩兒,也等著您給找女婿呢。”

當即坐在桌子前的人們便紛紛拿出各自的禮物,給許震云送了過去。

宋婉月和許國華也準備了禮物,許震云收禮的時候臉色并不好看,弄得他們倆又瞪了林陽幾眼。

“你說有些人吧,明明在家里都沒什么地位了,還不想著討好一下老爺子,參加家宴連個禮物也不準備,也難怪大家都說他沒腦子。”

“就他那樣,恐怕是想準備禮物也沒錢吧,你還能指望一個吃軟飯的,準備出什么禮物么。”

不少人都朝著林陽這里瞥了一眼,眼神中滿是嘲諷。

許蘇晴低著頭,心中糾結,別說是林陽,她這次來,也沒準備出什么像樣的禮物,畢竟他們家混的太差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許震云的助理突然跑了進來,后邊還有人抬著不少東西走了進來。

“董事長,剛才外邊來了幾個人送禮,說是替少爺慶祝許家家宴,略表誠意。”

“替少爺?”許震云扭頭看向許家豪,“家豪,是你朋友?”

許家豪也一臉懵逼,沒人跟他說今天會來送禮。

林陽聽到“替少爺”三個字就立馬明白,這禮應該是林家送的,那個少爺便是他,只不過沒人知道他的身份,所有人都下意識地以為這個少爺指的是許家豪。

“我看看送來的都是些什么禮。”

許震云走了下來,到了那些禮品邊上,將上邊的蓋著的布給揭開,看到放禮品的箱子上寫著“唐代景德鎮白玉瓶”幾個字。

許震云心里邊立馬一咯噔,趕緊把剩下的布都給解開,一個名字一個名字念了出來。

“宋代翡翠琉璃盞,元代鎏金木雕,明代......”

“這,這這這......”許震云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。

眼下每一個名字,許震云都聽過無數遍,在古董界,這些東西,幾乎每一件都是國寶級的藏品!

而這其中,赫然還有一副唐寅的作品,與許家豪送的畫作,名字一模一樣。

——《鳳凰傲意圖》!

小說《第一豪婿》 第二章 給我滾出去 試讀結束。

    1. 耽美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耽美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耽美小說大全,打造耽美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耽美小說免費閱讀。看耽美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輪回重生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輪回重生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輪回重生小說大全,打造輪回重生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輪回重生小說免費閱讀。看輪回重生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腹黑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腹黑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腹黑小說大全,打造腹黑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腹黑小說免費閱讀。看腹黑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1. 穿越種田小說

      巨推文學網穿越種田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穿越種田小說大全,打造穿越種田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穿越種田小說免費閱讀。看穿越種田小說,就上巨推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北京单场sp植即时指数